兴发广场4售假档口被查封

  4家被曝光档口被封,有关管理部门剖析兴发广场假货不绝的原因。在采访兴发广场过程中,记者不断接到反映,由于有关部门对兴发广场打击力度的加大,一些售假者开始向其它市场转移,长江市场即成为假货的“第二战场”。那里的卖假售假行为目前比兴发广场更为严重、更为公开。

  本报昨天披露兴发广场化妆品假货又抬头的情况后,引起广州市药监局以及白云区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昨天,包括药监、工商、质监等部门对兴发广场展开全面检查,本报曝光的4家售假档口工商营业执照已被暂扣,兴发广场管委会也对这些档口进行了查封。

  据相关人员介绍,昨天早晨,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及白云区委、区政府相关负责人看到本报有关兴发广场化妆品假货又抬头的报道后,非常重视。广州市药监局负责人当即指令保健化妆品管理处会同广州市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分局和白云区药品监督管理局赶赴兴发广场,对报道披露的情况进行调查,对售卖假冒伪劣产品的档口进行查处。

  与此同时,白云区整顿和规范市场秩序办公室、白云区工商局、白云区质量技术监督局执法人员也赶到市场,展开联合执法检查。

  昨天上午11时许,记者回访兴发广场时,执法人员正在对市场内的档口进行检查。本报曝光的4家档口已经被兴发广场管委会查封。据介绍,执法人员已经吊扣这些档口的工商营业执照等证件,调查后将对他们作出严肃处罚。

  不过记者在回访中发现,在有关部门进行检查时,许多前日还在经营的档口都已经关闭,屋门紧锁。

  本报有关兴发广场假货又抬头的报道在市场内也反响强烈。昨天上午,兴发广场管委会将本报报道张贴在广场公告栏中,不时有档主围拢前往观看。同时,在各个档口,也在传阅本报报道。

  一些合法守信、规范经营的档主表示,对于市场内部分档口售卖假冒伪劣产品的行为,他们也是深恶痛绝。“一说起兴发广场,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假货,谁还敢来这里进货呀?最终遭殃的还是我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档主说。

  他表示,兴发广场售假多年,有关部门也多次展开打击行动,但却总是屡打不绝,屡禁不止,其中一定有着深层次的原因。希望有关职能部门治标更能治本,能从根本上解决兴发广场售假“打不死”的问题。

  “我们也很清楚,假货不除,市场难保。我们现在已经采取了最严厉的措施,凡是售假的档铺,查实后就一律查封清场。你能告诉我,作为市场经营单位,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昨天中午,在办公室里,颜子灏如是对记者说。

  颜子灏是兴发广场经营单位——广州市宏发企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主任,同时还兼任兴发广场管委会委员。他拿出一份他们与档主签订的租赁合同,指着上面的第十条规定说,他们已采取了最为严厉的处罚措施进行监管。

  颜子灏表示,根据这一条款,在2002-2004年,他们已经清退了50户售卖假冒伪劣商品的档主,2005年,又清退了7户。对于此次本报曝光的售假档口,他们也将进行清退。

  颜子灏说,兴发广场售假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到他们接手时,也是最为猖狂的时期,也正因为如此,才被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列为全国十大重点假货市场,以及随后又在2002年被列为广东省12个专项整顿重点市场。

  他表示,2000年,宏发公司接手经营管理以后,就会同工商、质监、药监等执法部门,对市场内的假货进行严厉打击。与此同时,广州市和白云区两级政府对兴发广场售假问题也一直高度重视。有关执法部门对市场也展开大力整治,市场内售卖假冒伪劣产品的情况相对以往少了很多,所以在2004年成功摘除了“全国十大假货市场”的帽子。

  白云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陈科长提到,广东省化妆品的销售量占全国的六成,广州市销售的化妆品又占全国的六成。而广州市580家有合法审批手续的化妆品生产厂家,有300多家又集中分布在白云区下属的15个街道和4个镇。因此他们将继续加大对其的监管力度。

  颜子灏还表示,由于兴发广场售假屡禁不绝,广州市政府有领导曾经有意将市场关闭。所以假货已成为关系市场生存的问题。作为经营管理单位,他们对此压力很大,也一直在想办法,希望从根本上解决市场假冒伪劣产品屡打不绝的情况。他们现在的政策一方面是发现一个,处理一个,不能让售假成为市场的普遍现象。并对市场经营方向进行调整,大力开展美发工具、器械、仪表类招商,逐渐压缩洗化类用品的比重,争取到2008年,市场内化妆品批发所占比重从目前的60%降低到30%。

  颜承认,虽然如此,但现实情况如同本报披露情况一样,市场内售卖假冒伪劣商品的情况并未根绝。那么个中原因何在呢?

  他表示,这除了造假者利益熏心、铤而走险外,也与目前我国整体日化市场需求大,日化用品更新换代快、技术含量低、工艺简单、制假设备低廉有关。

  这一说法得到白云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陈科长的证实。陈科长表示,化妆品以前归卫生部门管理,2005年开始移交给药监部门。在查封的一些造假小工厂、小作坊中,他们发现造假者往往租用一间房屋,聘用几个工人,找几个塑料桶,就可以灌装出各类品牌的洗发水、沐浴液。而那些生产用的化工原料及灌装塑料瓶、标签等,都可以买到。作为原料,这些东西只要质量检测合乎规范,在没有造假时就并不违法,他们也无权处罚。

  陈科长还表示,如本报调查反映情况一样,目前售假的形式相比以往更加隐蔽,档口中不存放货品,采取电话交易方式,从而导致执法打假时取证困难,难以查处。对此,从今年以来,他们加大了对造假源头的打击力度,重点对出租屋中的无证化妆品企业进行清查。仅3月份,他们就先后在白云区萧岗和永平街分别查处了4家无证生产企业。本月,他们又先后在上述地区查获5家无证照企业。

  但他表示,让他们头疼的是,虽然查处了这些企业,但造假的幕后老板往往都不会露面,在生产现场造假的都是一些打工者,他们往往连老板的真实身份都不清楚。而因于造假设备简陋,被发现后,幕后老板也不会前来接受处理。从而导致执法时无执法主体,也就无法对真正的造假老板进行打击。

  颜和陈同时还提到,目前化妆品市场执行的还是1990年卫生部颁布的相关条例,法规的滞后也给执法部门执法带来难题。他们举例说,现在兴发广场中完全假冒名牌的行为已经减少,而发展成为仿冒:如本报披露的在“舒肤佳”沐浴露上面加上‘纯植物’等字样。不少产品通过这种方式竟然通过了注册审批,持有合法证照。这就形成了虽然明明知道它是在影射和仿冒知名品牌,但在执法过程中,根据现有条例却很难对其作出处罚。

  不过陈提到,目前广东省药监局正在起草广东省化妆品监管条例,已经完成初审,正提交广东省人大审议。

  条款规定:乙方(档主)同意严格按照政府的法律、法规开展经营活动,保证不经销“假冒伪劣”商品、“无合法来源进口商品”及其它违法规的商品。如乙方发生相应的违约行为,视为根本违约,甲方有权单方面无偿收回商铺房屋,不退回合同保证金,并有权追索因乙方违约造成的损害赔偿。

  2000年7月14日本报独家披露这一消息,同日配发的本报记者暗访报道,更揭出触目惊心的事实:兴发广场已经成为全国的假冒伪劣化妆品集散地。本报的报道拉开了整治兴发广场的序幕。

  2000年9月14日时任广州市副市长的王守初,会同省、市、区工商、质监等部门,在兴发广场召开现场会,就兴发广场的整治问题提出整治方案,白云区有关方面表示要在当年年底摘掉售假市场的帽子。

  2002年5月底广东省工商部门公布全省12个专项整顿重点市场,兴发广场再次“光荣上榜”。

  2002年7月8日距离广东省规定的检查验收时间8月份仅剩一个月之际,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记者暗访发现,整治中的兴发广场仍在大卖假冒伪劣产品。

  2002年7月12日白云区有关方面采取行动,采取兴发广场整治以来最为严厉的处罚——查封了被央视及本报曝光的两个售假店铺。时任白云工商分局党委书记的张钟顺当日在兴发广场的查处现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兴发广场整治)如实在治不好就关闭。

  2004年经过有关方面的整治,兴发广场终于摘除了“全国十大假货市场”的帽子。

  2005年4月2日有媒体披露,该市场内仍有个别档口售卖假货。同日,白云区副区长陶镇广召集白云区整规办、区工商局、区药监局等单位举行现场办公会,表示对兴发广场假货抬头的势头务必采取强有力的措施进行遏制。

  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这些假劣产品不仅破坏了市场秩序,侵犯了相关单位的知识产权和消费者利益,更为重要的是,长期使用这类产品,还可能对人体造成伤害。

  他说,化妆品(包括烫发、染发用品)中大都含有汞、硫、苯等重金属和有害物质。这些物质可能致癌。所以国家对其含量有严格要求和含量标准,绝不允许超标。厂家要生产此类用品,必须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化妆品特殊用途许可证》,其审批非常严格。目前,在我们国家,只有极少数正规厂家取得了这个许可证,可以生产此类用品。据了解,目前在我国,生产化妆品必须通过省级药监部门审批,在确认产品对人体无害后方可生产。

  因此,长期使用那些假劣化妆品,包括烫发、染发用品,就有引发身体癌变的危险。

  白云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陈科长也表示,使用这些假冒伪劣化妆品,轻者会引起皮肤过敏,重者会因为重金属超标,引起重金属在消费者体内积累,损伤身体健康。

  在采访兴发广场的过程中,记者不断接到反映,由于有关部门对兴发广场打击力度的加大,一些售假者开始向其它市场转移。其中位于洛溪桥脚的长江五金塑料百货城是他们转战的一个重点,那里的卖假售假行为比兴发广场更为严重、更为公开。因此,记者也对其进行了暗访调查,发现情况确实如此。

  4月14日上午,记者来到长江五金塑料百货城。虽然名为五金塑料城,但市场里面,却有一块区域专门售卖日化用品,包括洗发水、沐浴露、烫发染发药水以及洗衣粉、牙膏、香水等。

  纵观各个档口陈列的货品,飘柔、海飞丝、潘婷、拉芳、好迪、雕牌、汰渍、立白、高露洁、佳洁士等知名品牌应有尽有。

  记者走进那些档口,与兴发广场档主遮遮掩掩不同的是,在这里售假几乎都是公开化的。只要你走进店里,老板首先会问你要什么货品,接着就会问你在哪里做,要多少价位的。他们甚至还会公开向你推荐那些“仿货”。

  在长江五金百货城中街L005档,记者以3.5元每瓶的价格购得一箱400ml装假冒海飞丝和飘柔洗发水。老板告诉记者,他们这里还有假冒的好迪啫哩水,可以按5元一瓶卖给记者。

  记者随后来到B156档,这家名为“洁丽化妆品批发部”的档口,不但售卖洗发水、啫喱水等,还在门口摆放了大量洗衣粉。

  记者以士多老板的身份表示要进一批洗衣粉。店里一个女孩立刻向记者推荐起来,“你看这个,仿立白的,怎么样?”她拿起一包外包装与立白洗衣粉外包装图案几乎一模一样的洗衣粉递给记者,记者仔细一看,商标上印着“AA”两个字。见记者不太满意,她又递给记者一包与雕牌洗衣粉外包装一模一样的洗衣粉,不过只要你仔细察看,就会发现其标注的是鹰牌而非雕牌。

  见我们仍然不满意。她又拿出一包“雕牌”洗衣粉来。“这个你看看,一模一样。包你满意。”记者接过一看,上面所有包装和图案,都与正宗的“雕牌”洗衣粉没有两样。在她的指点下,记者才发现原来所谓的“雕牌”是“周传牌”,只是“周传”两个字靠得很拢,传字写得很草,不仔细观看,绝对发现不了这个问题。

  随后她还向记者推荐了一种包装几乎与真立白洗衣粉没有差别的“文白”洗衣粉。

  在该档口,她们还向记者推荐了她们的假冒高露洁、佳洁士牙膏。市场售价9元左右一支的牙膏,她们批发给记者仅需1.5元一支。

  但当记者带着这些牙膏来到其它档口,档主们知道记者是按1.5元一支批发时,全都大笑起来。

  “这支牙膏卖你1.5元赚你一半的钱了!”其中一个档口的老板提醒记者说,这种牙膏,以前6毛钱一支就可以拿到货,现在一般也在8毛钱左右。

  “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如果不赶紧打击,长江市场恐怕会成为又一个兴发市场。”某国际知名公司聘请的专业打假人员向记者描述广州目前化妆品造假市场的情况时说。

  他说,从他们打假情况来看,长江市场已有取代兴发市场之势,其主要原因在于有关部门对兴发市场加大打击力度后,一些售假者被兴发市场清退后,就纷纷向长江市场等其它市场转移。在长江市场,他们就发现不少以前曾在兴发广场“打过交道”的售假者。

  “如果长江市场像兴发市场一样,背上假货市场的恶名,今后我们怎么办?”面对汹涌而来的售假者,长江市场内的一些档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他们的担心,并呼吁有关部门要加以重视,坚决打击,维护市场形象。

  兴发市场4家售假档口被查封,还有一些档口昨日也屋门紧闭。本报记者刘可实习生武席同摄

  若不细看还真难看出其中猫腻:“周传牌”冒充“雕牌”,“立白”变“文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