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我不是药神》可能已经火到可以载入中国电影史了,朋友圈全是关于这部电影的讨论,好评如潮,

  笔者只能虽然没有到泪流满面的地步,但回想起去年接连因病去世的年轻传道人,想到远低于正常薪资待遇的传道人薪水,想到从来就不敢生病的窘迫现状,内心也是五味杂陈。看似小康之家,却脆弱到一病回到解放前。这也许就是让很多人共鸣,感到内心深处被戳中的那个泪点之一。

  影片讲述了徐峥饰演的售卖“印度神油”的程勇:妻离子散,父亲病重,一事无成;守着破店,又交不起房租;阻拦儿子移民,却又没有能力抚养:恼羞成怒就动手打人,已有身孕的前妻也不能幸免;.正如前妻说他家暴早就是家常便饭了;......典型的可怜又可恨的中年油腻男。

  在慢粒性白血病患者吕受益恳求下,又在父亲患血管瘤急需8万元动手术的压力下,程勇被迫挺而走险,走私了一批印度产“救命药”格列宁。这款药从瑞士进口,卖到4万元一瓶,但程勇从印度弄回来的药,成本价仅500元,药效却和4万的差不多。他卖5000,给熟人打八折。

  他和吕受益拼命推销,但无人问津。最后,在钢管舞女和单亲妈妈刘思慧帮助下,他们的药打开了局面,大受白血病人欢迎。为了拿到代理权,又找到会说英文同时又是病人的刘牧师加入自己的团队,帮助自己和印度方面沟通,顺利拿到了代理权。

  偶遇走投无路来抢药的屠夫小黄毛,这样,卖药五人组就正式成立了,他们赚的钵满盆满。其中除了程勇,其他四人都是仿制药格列宁的直接受益者。

  然而,因为风险太大,发财后的程勇被假药贩子张长林威逼利诱,无奈拆散了团队,为他们其余四人争取了原价购买仿制药的优惠,拿了200万的转让费开起了工厂。

  后来,吕受益因买不起被抬高到2万一瓶的药,不想拖累家人而自杀。在吕受益的遗像前,那么多绝望而愤怒的眼神凝视他的时候,程勇良心无法释怀,于是重回印度格列宁市场。

  这个时候,警察查得更紧了,印度药厂在原药研发公司的压力下也即将关门了。程勇亲赴印度,原来的老板答应再给他一大批货,但这批货之后就难说了。

  程勇最后一次到印度,电影也给了耐人寻味的镜头。印度虽然比我们穷的多,孩子们都在快乐的玩耍。中国虽然好像富裕了,在电影的镜头里却充满了无奈和绝望。于是,程勇回来后决定放手一博,将药卖给全国所有有需要的患者。以零售价大批进药,但仅售批发价500元一瓶。他说:“就当是还给这些病人的。”

  最后,小黄毛为救他被卡车撞死,他随后也锒铛入狱。但在押送入狱的囚车上,程勇看到无数病友在道路两旁对他脱下口罩行注目礼,他泪如雨下。

  这部电影之所以如此的吸引基督徒的关注,除了电影本身的优秀,更重要的原因是,影片成功的引入了一个牧师的角色,并给了足够多的戏份。

  对于这个影片中的刘牧师的举动,基督徒之间差不多是两种完全对立的立场:一边是支持刘牧师的,认为以人为本,尊重生命,虽然有违法的事实,但情有可原,违法救人,符合基督的精神。另一边是反对的声音,认为作为基督徒,任何时候都应该遵纪守法,救人是对,但违法是错,功不能低过,作为基督徒应该守住自己的底线,牧师更应该做好表率。程序不正义,既非正义。

  也有基督徒厉声指责电影故意摸黑基督教,污名化牧师,毕竟导演是个佛教徒。笔者认为,如此言论岂不正是故意摸黑基督教的“高级黑”。

  其实电影刻画的这个刘牧师的角色,是很讨喜的。一开始表达了自己正义的立场,然后为了会友,也是病友的生命,加入了走私的队伍,用佛教的话就是“破戒”了。在面对假药贩子集团的时候,第一个冲上台去,指责骗子,提醒广大病人不要上当受骗。

  这是一个又真又活的牧师。相较于很多真正的牧师而言,我相信,其实很多人,更希望自己的牧师是和刘牧师一样,除了关心我们的灵魂,也顺便关心我们的身体。高谈阔论,义正言辞的牧师有很多。真正愿意为了弟兄姐妹,铤而走险付上代价的牧师,在哪里呢?

  当然,电影设计了一个很极端的情况,人生岔路口,左边是守法等死,右边是走私活命。我们的人生中没有那么多的危险需要牧师为我们扛的。我们不需要牧师为我们铤而走险,作为一个教会的普通信徒,有时候需要的仅仅是一声发自内心的嘘寒问暖,让我们在面对很多压力和现实时感到一种关怀。

  如果一定要给刘牧师定罪,那么当初伴随着洋枪洋炮,不平等条约进入中国的宣教士就都不值得纪念了。可是我们体谅了当初宣教士的无奈,认可他们的伟大,却要揪着刘牧师违法走私的事实不放,其实他们不过都只是充当翻译而已。

  程勇是本部电影的主角,一个养不起家的中年颓废家暴男,几乎等同于人渣的设定。社会上,这种没本事还有脾气的人是很常见的。他是一个无能的人,但他不是一个坏人。为了筹措父亲的手术费,他走投无路干起了走私,赚到人生第一桶金之后,转身干起了实业。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从来不是什么救世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他没有能力,也没有想过要去帮助所有的白血病患者。在他的心里,能为这几个搭档争取便宜价格的仿制药就是够意思的了。

  可是随着朋友吕受益的离世,他完全改变了。他第二次贩卖仿制药,就不再是为了赚钱,而是仅仅想要帮助别人,甚至赔上自己的家当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这让我想起圣经中的撒该。在他认识耶稣之后,他整个人生翻转了,他把自己钱财的一半分给穷人,从前讹诈过谁,就还他四倍。

  同时又有一些好撒玛利亚人的影子。因为看到那些吃不起正版药的病人难受,想帮帮他们,就这么简单。而救死扶伤的医院,如果你不给钱,它对你视而不见。救命药的研发公司,如果你没钱,它也只会见死不救。在这种无奈的情况下,贫穷果然是万恶之源了。

  基督徒很多时候看待问题容易拔高。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话说的很漂亮,且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什么情况下都可以照搬。

  问题是,谁要和耶稣比了呢?谁又自诩为神了?电影名字就表达了我不是神。笔者感慨于一些基督徒如此着急抬出耶稣,是生怕谁不知道耶稣很伟大吗?

  其实大可以放心,耶稣,大多数人都是很敬佩的,不管是不是基督徒,说到耶稣,都是服的。很多时候,别人比较不待见的只是基督徒而已。

  所以如果一定要做一个比较,就把自己和程勇比、和刘牧师比。比比看,我们自己能不能做得更好?在那样的环境下,是否有更佳的选择?

  程勇是一个人,一个孤胆英雄。一个被病人道德绑架走上走私违法的道路,当审判来临却坦然伏法,没有为自己辩解半句、没有企图以自己的义举绑架法律的普通人。

  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是一个悲哀的时代。所以程勇注定是一个悲剧。人们需要的救世主总是那种可以一劳永逸,一帮到底的。

  程勇不是药神,他不想坐牢,他上有老下有小,从头到尾,除了对不起老婆,他似乎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可是当吕受益死了,所有人都用仇视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说是他害死了吕,可真的是这样吗?

  最后,因为赔本贩卖仿制药,程勇被捕了,那一刻,所有被他帮助过的病人才真正接受了他,认可了他,他们齐刷刷站在路旁,送他最后一程,摘下口罩,以示由衷的敬意。

  影片结尾,程勇出狱,只有他前小舅子来接他。格列宁入医保了,没有人吃仿制药的,他不被需要了,他被忘记了。

  对于英雄,这也可能是最好的结果。至少他还活着,他的本意就是想救一些人,如果不需要了,那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所以凄凉的结局也是最好的结局,不需要英雄的时代才是最好的时代,那正是程勇所相信的今后会越来越好的。(一定会越来越好的,三自的传道人都强制交五险一金了)

  影片当然是极端的案例,我们的生活中很少能遇到这些事儿,所以纠结基督徒究竟能不能因为救人而违法这个问题,就和纠结妻子和母亲同时掉水里先救哪个一样无聊。

  比起探讨这些,笔者认为:我们在不违法的范围内,能努力地帮助别人就很好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电话()或微博(),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日祷记丨让我们常带警醒的心,在很小的事上也能荣神益人(2018-7-27)